阑尾的自白

为某次现场演出撰写的台词片段(略有改动)

(阑尾出场,它要寻一个位置)

我不是进化得慢,而是拒绝退化。


以一种隐秘的方式,维系着和古老祖先的联系。
然而身体越进化,我就越显得多余
当代生活不需要我,
我相信有些人已经默默地没有阑尾了:
或通过手术,
或通过遗忘。

身体的未来在哪里?

我们要喝牛奶,
我们要吃蔬菜,
我们要打抗生素,
我们要装义肢——自拍杆。

在你们热火朝天地讨论把意识转移到机器里去的时候,
我想要提醒你们的是,
进化总是和退化同时出现,
它们是一种谋杀,
用进废退,山水相逢。
但失去了就是失去了。

我像游击队员一样,
用疼痛打破秩序。
当医学试图逮捕我,
我便伪装起来,
用暧昧的样貌迷惑他们,
让他们误切子宫和卵巢,
让他们断子绝孙。

我居无定所,
居安思危,
狡兔三窟。
你看不见我,
而我却可能在
回肠后位
盲肠后位,
或是盆位,
盲肠下位,
回肠前位,
肝下位,
左下腹位……

我能屈能伸,
可大可小,
穿梭于内脏之间,
形迹可疑,
意志坚定。

保护盲肠!
保护盲肠!
保护盲肠!
它是我的根据地
它是我的保护区
它是我的根
我的联系
我的羁绊

醒醒!

无端的革命会带来痛苦
而感染是动乱刺耳的尖叫

醒醒!

(阑尾退场,搅乱了台上的布景)